欢迎您光临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网上导航地址大全!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网上导航地址大全 > 阅读网站 > 孩子们在阅读《淘气包马小跳》时,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士与作家杨红樱进行了访谈

孩子们在阅读《淘气包马小跳》时,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士与作家杨红樱进行了访谈

时间:2020-02-10 15:11

“淘气包马小跳系列 典藏升级版”反映当下中国儿童的生存现状和心理现实,广受小读者的喜爱,马小跳也成为一个永远陪孩子长大的童年伙伴。在开学季来临之时,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士与作家杨红樱进行了访谈,带领小读者们跟着马小跳,在新故事《和鹦鹉对话的人》中,一起成长~

图片 1

图片 2

9月7日下午,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携新书《淘气包马小跳—樱桃小镇》亮相石家庄图书大厦,吸引了众多小读者,场面十分火爆。杨红樱亲切地与小读者合影、互动,并对新书进行签售。接受采访时,杨红樱表示,从写马小跳系列开始至今有20年了,一共写了27本。当时就是想写一个孩子真实的成长过程,他一天天在长大,一天一天进步,最后成为一个优秀的少年。这是一部儿童的心灵成长史,也是儿童成长的百科全书,在这本《淘气包马小跳—樱桃小镇》中,延续了她作品中以往的经典场景和经典形象,樱桃小镇是熟悉杨红樱作品的小读者的一个快乐天地。

李虹:“淘气包马小跳系列”是中国孩子难忘的阅读记忆,马小跳这个典型的艺术形象已经成为中国孩子成长路上的精神伙伴,这套儿童文学读物对孩子的心灵成长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许多长大的小读者都说,他们身上正能量的三观,多多少少都受到了马小跳的影响。在最新出版的《和鹦鹉对话的人》中,你写了一个“活出了自己的精彩”的人,为儿童读者就“偶像”进行了全新的诠释,可以这么理解吗?

淘气包马小跳是一个能充分而真实地代表新世纪以来中国少年儿童生活现实和心理现实的典型儿童形象。作家出版社2003年出版“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至今已经有16个年头了,天真可爱的马小跳甫一问世,便受到无数孩子发自内心的喜爱。如今,《淘气包马小跳》不但有超过6000万册的销量,还被多次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片、音乐剧、舞台剧、木偶剧、漫画等多种艺术形式,马小跳已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儿童形象,伴随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一起成长,成为他们美好的童年记忆。

杨红樱,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知名儿童文学作家,代表作有“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等,并曾获得“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在走上写作道路前,她还是一名小学教师。

儿童阅读应满足孩子的三种需求

杨红樱:随着时代的变化,不同时代的孩子崇拜的偶像也在不断地变化。从崇拜战斗英雄到崇拜科学家,再到今天崇拜明星,我塑造的“偶像”,却是一个因为意外而毁容的残疾人,按照世俗的观点,这是一个需要同情、需要帮助的弱者,但在我笔下,他是活出了自己精彩的“生活的真勇士”,也是我心目中的成功者。

值得注意的是,《淘气包马小跳》热销的这十几年,正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期,电视、网络、移动通信等电子媒体得到迅猛发展,儿童的文学阅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一个很容易就轻慢了文字阅读而沉湎于图像和游戏的年代里,《淘气包马小跳》却创造了阅读的奇迹,以巨大的磁力吸引儿童从游戏机、电视机前离开,认认真真捧起了书本去感受语言的魅力、接受文学的滋养,帮助他们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不少孩子还因此爱上了写作与表达。

从一名教师到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的身份似乎发生了些许改变,但写作初衷却始终没变。回忆起做小学教师的往事,杨红樱说,没有这段经历自己不会成为终生为孩子写作的童书作家,也写不出孩子们喜欢的作品。

杨红樱曾做过老师,19岁开始儿童文学创作,30多年来,创作出科学童话、童话、儿童小说、儿童散文87部,作品经年畅销不衰,销量超过两亿册,创造了中国童书史上的奇迹,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等语种出版发行。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女生日记》,是杨红樱的成名作,此后一直热销不衰。长篇童话系列“笑猫日记”、儿童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更是深受小读者喜爱,家喻户晓,至今两个系列均已出版20余册,“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还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李虹:你心目中的成功者是什么样的?

“淘气包马小跳系列”是孩子成长的“心灵宝典”,也是蕴含丰富儿童教育思想的“教育指南”。在其文学创作中,杨红樱真诚而热烈地赞颂了儿童的善良和本真,从容而睿智地用文学的语言表达着教育的理想和激情,既给读者以形象的感染,又给读者以思想的冲撞。童年期是人的一生发展的黄金时期,童年不仅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存在,这一阶段的生命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他生命本身的长度。快乐的童年,是幸福一生的源泉。尊重童年,尊重儿童自由存在的价值,给儿童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让每个儿童的生命内在潜能自然地展现,让每个家长带着理解走进孩子的心灵,让每个老师学会以更加立体和多元的目光来看待孩子的成长,让人性关怀成为捍卫童年的一面旗帜,在教育的天空猎猎飘扬。这些都足以说明《淘气包马小跳》的无穷魅力和巨大影响。

她说,想写一个能住进人们心中的孩子,是自己作为童书作家的最高追求。

杨红樱从创作儿童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开始,至今有20年的时间,这个系列已出版了27册,为什么面对不同时代的读者,它依然有强烈的吸引力?杨红樱表示,这个系列主要展现了马小跳的童心世界,能够一直吸引读者,是因为她在跟着时代的发展和变化去写与当下生活息息相关的故事。如2008年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如今的二孩政策等,在马小跳系列中都有体现。“时代在变化,写当下的现实,融入儿童教育现状等,其实写起来挺难的,但这样也能引起读者的关注。”

杨红樱:所从事的工作,恰恰是这个人的兴趣所在,因为喜欢,所以专注,所以持之以恒。“专注”和“持之以恒”是一个成功者身上必备的品质。《和鹦鹉对话的人》一书中的主人公,虽然他遭遇了极大的不幸,成了一个面部毁容的残疾人,但他从事的职业非常适合他,是可以独自工作的手工制作,后来还做出了品牌。当然,除了事业上的成功,他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喜欢骑行,喜欢摇滚乐,这种“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的人,就是我心目中的成功者。

杨红樱是一位坚持“儿童本位”创作的作家,她一直信奉并践行着“儿童文学是浅语的艺术”的文学观,所以她在写作中一定要寻找到最能触动孩子心弦、又一定为孩子乐于接受的表达方式,这是有相当难度的。杨红樱之所以能把普通孩子的平凡生活写得风生水起、情趣盎然,一切源于她在写作中能充分考虑到儿童读者的接受能力和阅读感受,能敏锐细致地捕捉到儿童绵密细微的心理变化,所以,小读者在阅读《淘气包马小跳》时、在与童心童趣遭遇时才会产生“深得我意”的快感。然而,杨红樱并不满足让小读者收获的只是阅读上的快感,她更希望在呈现出一个完整的童心世界的同时,通过妙趣横生的情节,通过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塑造,把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先进科学的教育理念,自然而然地融进“马小跳”的写作当中,把自己长期以来对中国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教育等的凝重思考潜移默化地流泻到读者的心田,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孩子们的想象力和精神成长的需要。所以,孩子们在阅读《淘气包马小跳》时,不仅品味到了有意思的故事,还汲取了有意义的人生智慧。他们在由衷感到“杨红樱是懂孩子心”的同时,生命灵魂得到了滋养,明白了关乎快乐、自由、慈悲、责任、担当、勇敢、正义等等诸多成长过程中应该知晓的事理。

当老师的经历与创作科学童话

现在的小读者与二十年前的读者的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他们有了很多电子产品和更多的选择。杨红樱坦言,怎么让他们从电子产品中回到纸质书本的阅读上来,这对作家来说也是挑战。但只要写的书有足够的阅读价值,故事能吸引他们,小朋友还是乐意读的。在她看来,儿童阅读应满足孩子的三种需求,即想象力、求知欲和对孩子心灵成长的引领。

李虹:我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你不动声色地将我带入侦探推理小说的氛围,小说开篇就将焦点锁定在“和鹦鹉对话的人”的身上,阅读的过程欲罢不能。

怎样表现生活在当下的孩子?时代在召唤着儿童文学作家们,也在考验着儿童文学作家们的想象力和表现力。善于倾听孩子心声并谙熟孩子心理的杨红樱,成功地应对了这样的挑战,以《淘气包马小跳》的写作,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完整的童心世界。马小跳不是小英雄,也不是小神童,更不是小超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他既是现实的,又是理想的。马小跳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一个成长中的孩子,他有优点有缺点,他在不断地犯错误也在不断地改正错误。在马小跳身上,杨红樱倾注了自己的心力才智与审美理想,表现出她对孩子们健康成长的热切关注与期待。马小跳淘气的背后,闪烁着幽默、善良与智慧之光,洋溢着的是健康的活力和充沛的想象力。从马小跳这个新世纪中国儿童的经典形象身上,千千万万的少年儿童读者既看到了现实中的自己,也看到了理想中的自己,马小跳已成为他们成长路上的精神伙伴。

18岁时,杨红樱成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也开始给孩子们写故事,但并不是为了当作家。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

杨红樱:网红鹦鹉美蓝是一只会唱摇滚歌曲、会背诵诗歌、会模仿人说话,特别是会跟人对话的鹦鹉,这样一只奇葩鹦鹉的驯养者、对话者却是一个小女孩——准确地说是小女孩的声音!“和鹦鹉对话的人”始终没有出现在视频里,这就成了这本书最大的悬念。

《淘气包马小跳》经年畅销的事实证明:有魅力的儿童文学作品,不仅塑造孩子的心灵,也会启迪成人的心智;不仅能穿过岁月经受时间的检验,也能超越误解与偏见接受实践的检验;有价值的写作,一定能焕发出作家身上的道德力量和思想光芒。

她说,当时每周有一节阅读课,上世纪80年代初的儿童读物还很少,原创的更少。自己试着每周给孩子们写一个新故事。那时孩子们最喜欢的一篇课文是《小蝌蚪找妈妈》,这是一篇典型的科学童话。她也因此受到启发,尝试给学生写科学童话。

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离不开童心,无论是做小学老师,还是做童书编辑、童书作家,30余年来,杨红樱从事的工作从没有离开过孩子。她透露,这也是她保持童心的原因。

李虹:《和鹦鹉对话的人》上半部分完全可以作为一部情节结构严谨、缜密的侦探推理小说来看。你是怎么巧妙地将马小跳们的探奇心理融入推理的情节中来的?

20来岁的年纪,杨红樱的脸皮还有些薄,“我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写的,就夹在书中,装模作样在那念。仿佛给孩子们一种感受:杨老师念的是书里的故事”。

“我从来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杨红樱坦言,自己当老师的时候就很快乐,虽然遇到的孩子不全都像自己要求的那样,但是想想自己小时候,会觉得这些孩子比小时候的自己更好,会看到他们的优点。而今天很多家长却忘记了这一点,他们给孩子太多、太高的期许。书中马小跳的爸爸之所以能成为孩子最喜欢的爸爸、有教育智慧的家长,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他会想起他小的时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主办的国际安徒生奖评选座谈会,Brogger、德国儿童文学作家Urs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