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网上导航地址大全!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网上导航地址大全 > 青春文学 > 李少白(右四)和孩子们,动物小说

李少白(右四)和孩子们,动物小说

时间:2020-04-27 03:38

庆祝儿童文学评论版创办400期

部分与会嘉宾(二)

这是一片生机勃勃、干净又清香的园地,它让所有声音回归儿童文学的本真,也让在这里播种耕耘的人不忘朴素的初心。

束沛德:我年届耄耋,近些年儿童文学作品读得不多,对儿童文学现状已无力作全面梳理和宏观把握。这里,只能粗略地谈谈我的总体印象:

在讨论作家理论素养的同时,刘绪源也强调理论评论家阅读作品的重要性。他认为理论批评也应该从对作品的感受出发。理论家也应该大量地阅读作品, 做到心中有数。理论不是凭空出现的,也是在对批评和创作的不断进展中发现问题,从而得以推进的。在阅读中,理论批评家不断发现鲜活的作品、有潜力的作者以 及作品中所反映出来的有代表性的创作倾向、问题,进而确立作品中有价值的学术话题和理论生长点。

“儿童是我的活水”

图片 1

这是一个土壤肥沃的园地,让小苗与大树共享阳光;这是一个视野开阔的窗口,让思想与想象抵达尽可能的边际;这是一个快乐的平台,让儿童文学作家与评论家们切磋讨论,寻找突破自我的可能;这更是一方净土,充满勉励与鼓舞、友谊与温馨、阳光与正能量。

中华读书报:您发表于1956年、1957年的两篇儿童文学评论《幻想也要以真实为基础———评欧阳山的童话〈慧眼〉》《情趣从何而来?———谈谈柯岩的儿童诗》在当时及此后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尤其是后者对“儿童生活情趣”的发现,对儿童文学“美学追求”的彰显,在强调儿童文学“教育功能”的50年代显得难能可贵。

儿童文学理论是对儿童文学创作发展规律和整体框架进行研究。儿童文学批评则是实践的过程,是运用理论对作家创作和现象进行评论和研究。同创作一 样,儿童文学批评也是以文学理论为根基。理论的厚度决定了批评的深度。朱自强注意到,儿童文学理论发展出现稀释化和被消解的倾向,这使得儿童文学批评也变 成碎片化和蜻蜓点水式的评论,缺乏对创作的启发性和引导性。不做理论研究,讨论某些文学问题时就会很盲目,讨论的内容也就变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为进一步办好中国儿童文学的理论批评阵地,推动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的繁荣,推动中国儿童文学原创精品的新发展,7月29日,“从高原到高峰——《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创办400期座谈会暨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在湖南长沙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高洪波,湖南省文联原主席谭仲池,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夏义生,湖南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龚爱林,湖南省作协主席、党组副书记王跃文,《文艺报》社副总编辑崔艾真等出席会议。会议由文艺报社、湖南省作家协会、长沙市文联、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联合主办。

□金 波

我涉足儿童文学评论,也忘不了著名文学评论家、时任《文艺报》副主编的侯金镜对我的鼓励和点拨。他热情鼓励我:从作品的实际出发,抓住作者的创作特色,力求作比较深入的艺术分析,要坚定地沿着这个路子走下去。

随着时代的变化,儿童文学发展中有很多新的问题需要我们去做出理论的回应。健全的儿童文学理论一方面能够更准确深刻地对儿童文学的艺术观念、特 性和价值等做出阐释;另一方面,也能够通过理论批评,从哲学、教育学、心理学等跨学科的角度思考儿童、童年以及与社会关系等问题,尝试得出解决办法,为当 代儿童文学发展提供有益的启迪。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曾在2015年7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儿童文学的再准备》一文中谈到,“儿童文学理论应该走 在创作和出版前面,不仅是引导观念变革、艺术创新,更重要的是,要使儿童文学建立在对少年儿童生活和心灵的可靠知识与精微分析的基础上,使儿童文学的价值 取向和文化关切建立在全社会的深思熟虑和充分共识的基础上。这个基础是否具备、是否牢固,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儿童文学的发展前景。”

三十年不变的期盼

《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创设于1987年1月24日,由冰心老人题写刊名,至今年7月已发刊400期。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30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和对中国儿童文学发展所作出的贡献,认为从创立伊始,《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就立足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现状的研究,重点关注作家的最新创作成果,秉持立足现场发现精品、梳理现象把握流脉的办报理念,积极对当代儿童文学创作发声。高洪波说,自己见证了儿童文学评论版从第一期到第400期的发展,目前,《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已经成为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特别是文学评论和理论探讨的一个重要窗口和风向标,中国儿童文学黄金十年的到来与儿童文学评论版的坚持密不可分。与会专家希望,《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要不忘初心,发扬传统。大家建议,儿童文学评论版要更加重视理论批评,对儿童文学创作发出新的声音、新的评价,提出新的目标;希望儿童文学评论版坚守“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理念,刊发更有高度、深度和总结性的理论评论文章,对作品做更深入的文本分析,体现儿童文学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并对儿童文学创作中的新气象、新门类给予特殊关注。同时,中国的儿童文学发展既要有全球视野,比如引进国际的儿童文学评论;更要有文化自信,儿童文学理论评论也要特别讲求中国风格,用中国人自己创建的新概念、新理论、新方法来对作家作品展开理论批评。

高洪波

束沛德:我以为,主要是由于面临市场经济与网络多元传媒的双重挑战。市场化是一把双刃剑,它既给创作带来新的活力,拓宽了出版理念、思路;同时,也使一些作家、出版单位急功近利,写作态度浮躁,热衷于类型化、模式化、商业化的写作、出版,平庸浅薄的作品,随之而生。而面对网络时代,原本就被繁重的课业负担压得透不过气的少年儿童,大部分精力和课余时间都被吸引、转移到电视机、手机、游戏机旁,很少接触文学读物,有的也只看看卡通、小人书这些通俗、娱乐化的故事。正因为如此,儿童文学的发展一度呈现停滞、沉闷的局面。

现实吁求:理论创造力和成熟体系

从无到有:

部分与会嘉宾(一)

张之路

中华读书报:新世纪以来,儿童文学的生态布局有哪些新的表现形式和特点?

优秀的文学理论能够引领和激发作家的创作,对文学创作品质的提升起到帮助作用。儿童文学理论家朱自强认为,儿童文学理论研究和批评是富于想象力 的创造性工作,扎实深入的理论研究能够发现当下创作中隐藏的问题,并对未来儿童文学的发展做出预测,对创作产生影响。在2001年出版的《儿童文学五人 谈》中,朱自强曾专章论述应重视图画书的发展。他认为在21世纪,图画书会成为中国儿童文学发展过程中新的生长点,提醒创作者和研究者不要忽视幼儿文学和 图画书的创作。十几年后的今天,从儿童文学出版和销售来看,很多儿童文学作家纷纷“试水”低幼文学或图画书的创作;0岁至3岁读物销售明显增加,更多的父 母开始关注婴幼儿的早期阅读;原创幼儿文学以及图画书已经成为儿童文学图书出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会议最后,李少白与大家分享了40多年文学创作的心得和体会,他说:“儿童文学给我快乐,给我精神食粮,特别是在长沙这块土地上,在湖南儿童文学这个阳光温暖、自然芬芳的团队里我充满了幸福之感,自己虽然越来越老,但周围却越来越年轻。我在书房里面挂着‘颐养天真’4个字。”

湖南省部分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小溪流》杂志社、《小学生导刊》编辑部、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编辑等也一同参加会议。

时间一晃,快30年过去了。我国的儿童文学理论批评与研究和整个儿童文学一样,出现了同样可圈可点的发展变化。整整400期、数百万字的《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版,在当代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原创、理论批评、出版传播、阅读推广、对外交流等方面,把握方向、引领思潮、直面现实、扶掖新秀、促进创新、鼓舞正气、激浊扬清,为把中国儿童文学做大做强做优,提供了满满的正能量,做出了自己特殊的作为与贡献。

束沛德:写这两篇文章,既不是报刊的约稿,也不是领导分派的任务,而是自己在中国作协创作委员会阅读、研究作品后有感而发。认真阅读文本,出于个人的审美判断,情不自禁地要倾诉自己的看法,于是拿起笔来加以评说。

“创作者很少关注理论发展,这是一种本能。”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这样告诉记者。在创作的同时,她也在高校从事儿童文学理论的研究和教学,在本能 之外,有着一份更为理性的认识:“如果文学研究和理论批评更加深入,多一点理论层面的讨论,可以更好地吸引创作者来思考自己的创作,更好地吸纳文学思想的 资源来丰富自己的创作。因此创作者也要加强儿童文学理论方面的修养。”

1986年6月14日,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主席团第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作家协会关于改进和加强少年儿童文学工作的决议》,号召作家有计划地为少年儿童写作,以满足三亿多少年儿童精神食粮的需求;设立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奖,暂定每两年评奖一次;恢复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进一步加强儿童文学研究和评论工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文艺报》于1987年1月24日开辟了儿童文学评论版,冰心老人题写了刊名。

推动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必须落实到对具体作家作品创作的批评探讨上。下午展开的对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的研讨,即是一场务实而针对性强的学术讨论。李少白是国内知名儿童文学作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50多年,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童诗、童谣、童话和儿童故事。李少白的儿童诗,善于抓住生活细节铺陈诗思,形成了生活气息和诗意同样浓郁的特点。召开李少白作品研讨会,对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的创作进行回顾总结,有利于推动原创精品的新发展。与会专家对李少白儿童文学创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他的作品写出了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派,他的儿童诗与童谣创作尤其独具特色,他是中国童诗童谣的标志性人物。

 图片 2

中学时代,束沛德就爱编编写写,写过一些散文小品、通讯报道,也写过诗,在《青年界》《中学时代》《文潮》《东南晨报·三六副刊》等报刊上发表。如果从1947年11月写的一篇小小说《一个最沉痛的日子》获《中学月刊》征文荣誉奖算起,到2011年10月新出版的散文集《爱心连着童心》为止,他与文字打交道,已整整70个春秋。“写作资历可谓不浅,但成果却乏善可陈。我是一个文学组织工作者,长期以来一直在文学团体、宣传部门做秘书工作、组织工作和服务工作。从上世纪50年代初担任中国作协创委会秘书到八十年代初担任作协书记处书记,在工作岗位上始终离不开笔杆子。写报告、讲话、发言、总结、汇报这类应用文、职务性文字,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如把这类文字叠加在一起,也许能编选成四五卷。因此,原本不是作家的我,在60年代,就被同事们戏称为‘文件作家’”。

刘绪源认为,全世界高品位的动物小说都有纪实性的一面,即对动物的真实特性有所反映,能写出真实的动物习性、特点、追求和命运,将动物作为大自 然的一部分,也能使读者在阅读中了解真实的自然界。但国内有些作家持一种“广义的动物文学”的概念,很难说这种广义的概念不能成立,但缺乏意义和价值。它 实际指代一种以动物为题材的文学,比如动物以拟人化的形式出现在故事中,或以动物为题材、描写动物的遭遇或表现动物的能力等等。这种文学作品的故事性很 强,但不能被归入“自然的母题”,而更接近童话。还有一种动物小说多描写远古动物,富于想象力,但因为作家不可能有对动物的实际观察,在写作中就缺乏细节 所带来的“质感”,读者难以从作品中看到真实的自然,作品也就显得空洞。

守护儿童文学的初心

  图片 3

1933年,鲁迅在《我们怎样教育儿童的?》一文中说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倘有人作一部历史,将中国历来教育儿童的方法,用书,作一个明确的记录,给人明白我们的古人以至我们,是怎样的被熏陶下来的,则其功德,当不在禹下。”在鲁迅眼里,有关中华民族下一代的工作,包括从事儿童教育与从事“熏陶”儿童精神生命成长的儿童“用书”工作,其功绩都是可比大禹治水的。鲁迅所说的儿童“用书”,显然主要是指儿童文学与童书。数十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鲁迅的这段话时,直使我读得热血沸腾:从事儿童文学,竟然是一件可比大禹治水,而且其“功德”还不在大禹之下的伟大工作!今天,我们为发展新世纪的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包括理论批评,其价值都是可比“大禹治水”的。《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创办400期这一了不起的文学事件,其意义自然可比“大禹治水”,是需要我们深致敬意与祝贺的。

在赵景深、严文井引领下涉足儿童文学

刘绪源对“动物小说”的讨论从表面看是针对创作而言,但他认为涉及到一个最基本的文学理论问题:创作从生活出发,还是从观念出发。创作离不开生 活,哪怕是正确的科学概念也不能成为文学的源泉。同时,关于“动物小说”的争论也反映出儿童文学发展中另外一些很重要的理论问题——概念的厘清、文体意识 的淡薄、文体边界的拓展等,这也将我们关注的目光再次引向儿童文学理论研究,儿童文学创作树高千尺,若要枝繁叶茂,理论之根还需悉心涵养。

四十年笔耕不辍:

新世纪以来,中国儿童文学已经走过了“黄金十年”的发展历程,今年4月,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更增强了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的信心,迎来繁荣发展下一个黄金时期。与创作的蓬勃发展相比,当代儿童文学的理论与批评稍显沉寂,从理论建树、批评成果和研究队伍的建设等各个方面,都有极大的提升空间。文学理论批评的成熟能够进一步促进文学创作的发展,因此,会议以“繁荣儿童文学理论批评,推动原创精品新发展”为主题,儿童文学作家、理论评论家韦苇、海飞、王泉根、刘绪源、朱自强、王宜振、徐鲁、汤素兰、李东华、安武林、徐妍、陆梅、李学斌、李利芳、李红叶、吴振尘、刘颋等参加会议并发言,围绕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现状分析、如何繁荣儿童文学的理论批评、儿童文学理论批评阵地与队伍建设的问题、儿童文学理论批评如何才能有效地对创作发声等议题展开研讨。

400是个普通的数字,但在这个数字背后,是一份报纸的责任和担当、热望与支持,或许还有与共和国同龄的作家协会对儿童文学的指导与期盼。

70年,当代儿童文学走过一条光荣荆棘路

作家要懂理论 理论家要读作品

上一篇:儿童文学作家薛涛和北京的30位小读者一起赴丹麦、德国,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薛涛儿童文学作品《满山打鬼子》 下一篇:没有了